上海银都艺员进修学校
网站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学校新闻

【春天de故事(2)】那个春天,一根生命之刺融化在银都

2017-05-31 16:02:42 上海银都艺员进修学校 已读


start

◆  ◆  ◆  ◆  ◆ 

NO.567


那个春天,一根生命之刺融化在银都

讲述人:十四

◆  ◆  ◆  ◆  ◆ 

        我要讲的故事,似乎与银都无关。却是我选择银都的原因。

        7年前,我还是大学里一枚钟爱话剧的文青。那是四月的一个周末,男友毫无征兆地提出分手,对我而言就像一个晴天霹雳。而那天,离我们共同打造的校园原创话剧登上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舞台,只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。


◆  ◆  ◆  ◆  ◆ 

       我们因话剧而结缘,在学校同一个剧社追寻青春梦想,曾经合作过多台精彩的校园话剧。如今分道扬镳,却是因为他说:“我们都看到了面具背后真实的彼此,那样太残酷,不美好。”而最初在一起的原因,恰恰是那份揭开面具的真诚。

       他总说,喜爱舞台是因为它的安全感,可以在舞台上饰演不同的角色甚至展现最真实的自己,让人分不清真假。而我却在后台,看到了他帅气冷酷背后孩子气的一面。

       我总说,喜爱舞台是因为它的仪式感,可以在舞台上宣泄情绪直到歇斯底里。但是导演总说我表演用力过度,而他也见证了我生活中最不为人知的极端情绪。

       就这样,承载着文青的纠结与彷徨的校园爱情无疾而终。而我们的话剧,还要继续。


◆  ◆  ◆  ◆  ◆ 

        我放弃了剧中的角色。剧社社长找到我,我又第一次承担起所有幕后工作的统筹。我就像一个害怕见到光亮的小丑,躲在后台制作一件又一件道具,核对每一处音乐和舞美的细节,训练所有场记的无间配合……用一刻不停的忙碌填补生活的空白。只是,一直到话剧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舞台上精彩谢幕,我都没有和作为男一号的他,打过一个照面。

        后来,他又马上投入排练自己的毕业大戏《红玫瑰与白玫瑰》,我去看了他的演出。台词里说,“娶了红玫瑰,久而久之,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,白的还是'床前明月光'; 娶了白玫瑰,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,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”。他在舞台上哭了,我却已分辨不清眼泪的真假。

        从此,我退出了剧社,不再排演话剧,不再观看话剧,开始按部就班的生活。按部就班地毕业工作,按部就班地结婚生子。

        可那个春天,却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颗刺,不敢碰触,却隐秘地疼。




        直到去年春天,我认识了银都。虽然不是以银都学员的身份来到这里,但我却近距离见识了银都老师的专业和操守,见证了银都学员的热情和成长,感受到一股温暖向上的力量。

        我渐渐明白,当初的自己对表演的理解太过于狭隘。那时的轻狂也好、迷惘也罢,不过是青春期的一种躁动不安,建立在这种基础上的爱情,只能留下一声叹息。

        而话剧艺术,对于人生应该有着更宏大而深远的意义。它不是对生活非黑即白的审判,而是提供给演员和观众一个共同的机会,来思考、来成长。

        我想我是在银都看到了表演艺术温暖美好的样子,是银都给了我再一次走近话剧的勇气,给了我解开心结的机会。

        我愿意一直待在这里,把今后每一个春天,过成香醇的蜂蜜。



本网站版权所有信息隶属于--上海银都艺员进修学校

Copyright - 1998-2011 www.yindu.com All Rights 沪ICP备16052862号-1